南康| 诏安| 常熟| 淮滨| 富蕴| 金寨| 临沧| 九江县| 宁津| 南江| 井冈山| 长汀| 平山| 富川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滦平| 公安| 塔城| 广东| 盐边| 黑河| 南康| 洛浦| 临沭| 梁河| 青岛| 田林| 新乐| 朝阳市| 扎兰屯| 从化| 乌海| 绥滨| 孙吴| 噶尔| 乳源| 驻马店| 阜新市| 息烽| 类乌齐| 甘肃| 临猗| 四会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无棣| 五莲| 同江| 蔚县| 招远| 安乡| 怀集| 鹤庆| 资源| 大关| 张家港| 乌拉特中旗| 阳城| 盘县| 多伦| 庆安| 户县| 天池| 即墨| 阜平| 民权| 丰县| 朗县| 永城| 邢台| 阿坝| 雅江| 峨眉山|
笔趣阁 > 超级古武战士系统 > 第三百九十六章:大杀器
来人并不是申屠藏刀,是他大哥手下一员虎将,名曰-贾德!
  
  他并么有第一时间进攻,而是在等后援,当远处出现轰鸣的声音时,湛家军却率先发动点了攻击,直接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  
  “迎战,给我顶住!”
  
  黑甲骑兵虽然勇猛,可这是在城门口,哪能让你摆开阵势进攻,这种添油战术,就算在多,也不可能打下西门。
  
  这里被攻破的消息,很快传到了另外两个门,顿时让大军士气高涨,虽然压着敌人打,但要想破城,还得苦战一天时间。
  
  侯不凡已经接近发出轰鸣声的地方,一看之下都暗暗咋舌,要是这些东西进入战场,在多的湛家军都不够死。
  
  六匹高大的马,拉着一个长方形的东西,上面有很多的孔洞,隐约能看到里面的箭头。
  
  仔细一数,才明白这玩意到底有多可怕,它能同时向一个方向,发射上百只箭矢,装填的速度,却不到一分钟。
  
  要是只有几个,侯不凡还没这样惧怕,初步估算了下,起码有五十台以上。
  
  知道不能让它们运作起来,偷偷接近了他们的中部位置,不在计较会不会被人发现,手中长刀快速斩在上面。
  
  巨力果然破坏了它,被反应过来的士兵瞬间包围过来后,他却用出乱战刀法,快速杀开了一条血路,只要有机会就会破坏它们。
  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已经毁掉了十来台,可后面的却瞄准了城门,满天的恐怖箭矢,把白昼都变得有些昏暗。
  
  侯不凡现在已经尽力,还是没能毁掉这些害人的玩意,怒吼一声后,加快双刀的挥舞。
  
  敌人现在也没办法,都明白这是他们唯一能守住城门的东西,要是这些秘密武器被毁,大家都得死。
  
  心态上出现变化,他们悍不畏死地冲来,终于伤到了侯不凡。
  
  这点皮肉伤,对于侯不凡来说没什么大不了,快速向前突进后,不停地斩开群发弩箭车。
  
  又被毁掉十来个,可还有二十台是完好的,侯不凡现在的消耗实在太大,根本没能力毁掉剩下的,只能暂时向阴暗处撤退。
  
  敌人已经杀红眼,不管他逃到哪里,都有很多人追击他,没办法下,只能用体力和对方混战。
  
  体力能坚持多久,最后实在没办法,他想出了用敌人挡攻击的方式,才减缓了他们的攻势。
  
  终于有机会略微休息下,并吞了两颗加快内力恢复的药丸。
  
  先前这些人还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,被自己人的攻击又毁掉几台群发弩箭车后,大家才远离了它们。
  
  侯不凡却没跟着他们,一直就待在弩箭车后面,也不动手,抓紧时间快速恢复着消耗。
  
  “秘密武器被人偷袭,你们跟我前去救援,剩下的人,跟我全力进攻!”
  
  贾德亲自带着黑甲骑兵,快速冲了过来,侯不凡现在根本没机会逃走,想了下,便做了个决定。
  
  快速找到弩炮车的发射机簧,并快速拉动了它们,果然这些箭矢的落点全在敌军周围。
  
  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后,加快了脚步,又出现在另外一架弩炮车边。
  
  前来支援的敌军被弩箭暂时斩断,退开的士兵刚反应过来,其中一个军曹立即组织他们夺回弩箭车。
  
  可侯不凡的速度实在太快,你是得到了弩箭车,可机簧在他发射后,已经被彻底破坏,要想修复,起码要半个小时以上。
  
  现在的战场哪有半个小时留给他们,无奈之下,这群人只能放弃它们。
  
  他们根本不知道,侯不凡毁掉接近十个车都是极限,剩下的十几台并没有被破坏。
  
  “看来我赌对了!得先摆脱这群人的追杀才行!”
  
  心中说完这话,快速在原地一滚,翻身上了一辆车,并斩断了连接的绳子,六匹马瞬间向前快速冲出。
  
  不停在马背上变换位置,让敌人一时半会不能锁定他后,找到一个黑暗的地方,利用幻影击的特性,出现在里面。
  
  敌人追着追着,却看到随风而逝的残影消失,很多人都愣在原地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  
  躲起来快速恢复后,这群人在五分钟后,终于打通了前行的道路,却没检查大杀器。
  
  侯不凡得到短暂的恢复,为了帮助他们顺利打退敌人,又潜伏到了连发弩箭车边。
  
  悄悄地调整好位置后,就去了下一辆车的位置,一直把剩下的十几个弩炮车都弄好后,一起拉动了它们。
  
  铺天盖地的箭矢冲下来后,敌军损失伤亡惨重,不明白怎么回事的骑兵,大声咒骂后面的人是白痴。
  
  士气本就被影响,现在又对自己人不信任,让这群人的战力至少消减了三层以上。
  
  城楼上的湛家军,却在此时对敌人发动了反冲锋,只要大锤一过之处,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烂肉。
  
  双方交战时,侯不凡早已经离开了弩炮车,并用打火机点燃了敌人的衣服。
  
  火苗是不大,可一旦蔓延成大火后,瞬间就淹没了周围,并快速向敌军中冲。
  
  “撤,快撤!”贾德虽然不甘心,但现在士气低下,剩下的人也不多,只能带人快速离开。
  
  “今天真是太玄了,要是他们在不退,我恐怕真要被斩成肉泥!”侯不凡躲在一个不大的黑暗角落,嘀咕道。
  
  手下最厉害的将军仓皇逃回去,申屠藏刀在难保持清醒的头脑,苦想了半天,也没能找到破敌之法。
  
  就在他犹豫不决时,月天元却派了个使者前来,一幅很不屑的神情刚出现后,嚣张地说道:“尔等就这点能力,辜负了大帝对你们的期望!”
  
  现在申屠藏刀本就在气头上,见来此人不但出言羞辱,还看起不浴血奋战的将士,冲过去一掌就打碎了他的天灵盖。
  
  “将军,杀了使者,大帝问起来,我等怎么交代?”
  
  “交代个屁!立即联系能联系到的将军,退守到皇宫外,在那里建立起三道防线,留下西门让湛家军攻进去!”
  
  “可是,可是?”
  
  “没有可是,是他月天元不仁,就别怪我等不义!想活命就立即去办!”
  
  看着手下人离开后,申屠藏刀叹了口气,说道:“大哥你死的太冤,为这样的昏君卖命,不值得啊,不值得!”
  
  
  
佘家巷乡 古石峪村 南柏舍镇 万苍乡 萍乡市
勐腊县 万寿山庄社区 扶余县 房山东大桥 陇西 天台路什 云影路 大车家巷